关灯

韩国监狱,关不住三星“王世子”

0
回复
44
查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6-5 23:00: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据韩媒报道,韩国社会各界近期纷纷提出,鉴于新冠疫苗供应不足、半导体市场竞争激烈,应该考虑赦免李在镕。

韩国青瓦台相关人士5月4日表示,目前不考虑赦免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国务总理被提名人金富谦当天在向国会提交的听证会书面答辩书中也表示,没有考虑赦免李在镕。

清算最大的财阀三星李家,是文在寅对竞选承诺的兑现,但他刚刚才撕开一个口子,就已经“站在烈烈风中”了。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华商韬略”(ID:hstl8888),原文首发于2021年5月6日,原标题为《韩国监狱关不住三星太子》,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1

危局




韩国青瓦台,一封封求情信接连被递到现任总统文在寅面前:

“请总统为国运考虑,释放李在镕!”

三星集团掌门人李在镕被捕入狱后,来自各方重要人物的请求信源源不断。字里行间,看似请求,实则是强迫和威逼。

与此同时,产业端的压力也让文在寅喘不过气来。

韩国经济的高光半导体产业,已被日本逼到了最危险的时刻。若想保住来之不易的龙头老大地位,韩国得首先保住三星。而要保住三星,就避不开它的创办人李家,尤其是尚在狱中的李在镕。

今年1月18日,历时4年的艰辛调查和审判,李在镕向前总统朴槿惠和崔顺实行贿86.8亿韩元的罪名成立,被判入狱2年6个月。

入狱还不到4个月,此时释放李在镕显然是不现实的。

而且文在寅在竞选总统时曾郑重承诺:破除财阀特权,鼎新革弊、还民众一个公正透明的韩国。清算最大财阀三星李家,是他对竞选承诺的最重要兑现之一。

李在镕入狱,算是文在寅取得的阶段性胜利,但也只是一个开始:贿赂罪只是三星所有罪状的冰山一角。细到李在镕非法注射麻醉剂丙泊酚,大到事关国体的三星非法合并等等,还没有查清……

韩国各大财阀因此感受到了威胁,大家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唇亡齿寒的道理没人不懂,于是才有了不断要求释放李在镕的声音。

68岁的文在寅在政治上的挑战也越来越大:所在党派在竞选中节节败退,接连丢失首尔、釜山两大阵地,民意支持率屡创新低,外有美日围堵,内有躲在暗处的政敌放冷箭,可谓四面楚歌。

而这其中桩桩件件,都与三星脱不开关系。

另一边,40多公里外的京畿道义王首尔监狱里,已经入狱4个月的李在镕也不好过。

尽管在外面风光无限,但在6平米的监狱里,他和其他关押人员一样穿囚服,伙食是8块钱的三碟泡菜和一碗米饭。父亲去世,内忧外患,三星最为羸弱之时,自己却身陷囹圄。

文在寅与李在镕的战争,是个人命运的偶然,也是韩国历史进程的必然。

这背后,是韩国几十年来政党与财阀的分合与情仇。

2

博弈




1938年,李秉喆创建三星商会,从贩卖鱼干、蔬菜起家,开启三星的封神之路。

每一个财阀的兴衰,几乎都离不开政治主导的历史进程。三星就是这样的典型。

1945年二战结束后,投降的日本人退出韩国,留下大量工厂土地。按说这些财富应该分给受到殖民统治压迫的劳苦大众,但为了集中力量发展产业,当时的李承晚政府把它们低价甚至无偿送给了支持他的资本家,受益者就包括李秉喆的三星。

之后,美国出于战略考虑,大力扶持韩国,政府护佑下的三星也借此快速壮大。

1961年,朴正熙发动军事政变,认为韩国应该改变被支配的地位,靠制造业自强,但他选择的道路几乎与李承晚一模一样。不断将资本血液通过银行低息甚至无息贷款的方式输送给新兴企业家,朴正熙创造了韩国经济腾飞的“汉江奇迹”。

朴家与李家的渊源也从此而始。今年1月被判入狱22年,也是让李在镕贿赂罪坐实的前总统朴槿惠,正是朴正熙的女儿。

在政府的强力支持下,三星加速成为真正的产业巨人。在李秉喆和他的小儿子李健熙的执掌下,三星做成了一件让韩国在全球产业链挺直腰杆的大事:成为半导体霸主。

上世纪80年代,日本还是全球半导体行业的霸主,全球排名前十的半导体企业中日本占了一半。日本的飞速发展令美国感到威胁,转而帮助韩国,命运的天平开始倾向三星。

1974年,李健熙在一片看衰声中收购了韩国半导体公司50%的股权,开始了半导体争夺战。此后,三星更是用超过40年的持续努力,借助包括政府资本支持在内的一系列举措,成为全球半导体的新霸主,引领韩国半导体整体崛起。

qw3.jpg

▲李健熙

2017年,三星终结了英特尔25年的霸主地位,成为全球最大的半导体公司,也是韩国第一大财团企业。

它是全球最大的手机制造商,也是电视、存储器、液晶面板等近20种产品的全球第一。除此之外,它还是韩国第一大军火商、全球三大造船厂之一,迪拜塔、台北101、吉隆坡双子塔也都是它盖的。

在韩国,三星更是“一手遮天”,其营收占韩国GDP的20%。有人调侃,韩国人一生有三件事情无法避免:死亡、税收和三星。

qw4.jpg

如果说,从前的三星只是韩国经济复兴棋盘上普通的一枚棋子,现在,三星的命运已和韩国的国运紧密到“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成为韩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三星“帝国”的建立和成功,离不开政府的馈赠和庇护,李氏家族与政府的关系自然也复杂幽微。有韩媒爆料,三星集团有一个预算为2亿美元的贿赂基金,主要用于打点政府官员。有了这层关系,三星在韩国更加“为所欲为”。

但历史的车轮开到文在寅这里,发生了变化。

和“富二代”李健熙相比,文在寅出身微末。他在自传中写道,1953年出生于南部岛屿巨济,父亲打小工,母亲卖鸡蛋。1972年文在寅开始学习法律,热血青年的他还曾因带头抗议朴正熙政府蹲了8个月大狱。

1980年,文在寅结识了同为贫寒出身的卢武铉,并加入了卢武铉的律师事务所,两人惺惺相惜,结下深厚情谊,共同立志:要清清白白做人,为生民立命,向上层阶级腐败黑暗宣战,为韩国拨云见日。

2002年,卢武铉以微弱的优势当选总统,文在寅成为其左膀右臂,负责反腐肃清,被称为“卢武铉之影”。

qw5.jpg
▲卢武铉(右)与文在寅

卢武铉的政治理想是,还公众“一个干干净净的韩国”。他上任不久就对财阀开炮,几番动作下来几乎把所有财阀都得罪了干净,也为自己悲剧离场埋下了伏笔。

2007年,李健熙被检举。三星前法务长金勇澈反水,写了本叫《三星内幕》的书,书里曝光:李健熙常让三星高层拿着一沓现金去贿赂三星利益相关者,上到总统下到记者,织成了一张密不透风的关系巨网。李健熙还曾在1997年的总统大选中贿赂大国家党候选人李会昌1000万美元,偷税漏税、阴阳交易的事儿更是一大把。

金勇澈的爆料让壮志雄心的卢武铉抓住了机会,他下令彻查此事。三年艰难的拉锯战后,李健熙承认自己存在非法行为,2009年,他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

但李健熙对此并不在意,他有自己的算盘:韩国总统任期只有5年且不连任,卢武铉已经用掉3年,而他的缓刑长达5年。这就是说,他的缓刑还没用完,卢武铉就得下台,事情也就有转机。

2008年,出身韩国四大财阀之一现代集团的李明博,被财阀合力送上了总统宝座。这位新总统上任不久,就找了个三星要帮韩国申办2018年冬奥会的理由,动用总统特权,特赦了李健熙。

而得罪了三星的卢武铉,则遭到了李健熙反扑。

一年后,李明博启动对卢武铉的调查。在韩国最高检察机关大检察厅,卢武铉接受了9个小时的盘问,毫无破绽。调查组就从他妻子下手,最终查出其妻在卢武铉任期内收受了一笔100万美元的商业贿赂。

事发之后的一个清晨,卢武铉支开身边的警卫员,跳崖明志。

文在寅在自传中写道:“卢武铉死的那天,是我一生中最痛苦煎熬的一天。”

卢武铉当年没有啃下来的硬骨头,他决定继续啃。

3

交锋




文在寅蛰伏之时,庞大的三星帝国已经开始培养下一代接班人。

李健熙有一子两女,大儿子李在镕、大女儿李富真及二女儿李叙显。

qw6.jpg
▲从左往右依次为:李叙显、李富真、李在镕   图片来源:韩国先驱报

李在镕毕业于首尔大学,后又去哈佛大学留学,对外树立的一直是“温和谦虚”的贵公子形象。毕业后回到三星从底层干起,期间,听从家族安排娶了韩国最大的食品公司大象集团的千金林世玲。

所谓“温和”背后的薄凉冷血,只有最亲近的人能体会。2008年,林世玲娘家落难濒临破产,李在镕始终冷眼旁观,两人最后离婚收场。

李在镕的心思,都用在了稳固自己在家族内部的地位。可李健熙还未正式宣布过只有李在镕能“继承大统”。乾坤未定,对李在镕威胁最大的是大妹妹李富真。

李富真以美貌著称,能力也出类拔萃。从小就跟在父亲身边耳濡目染,被称作“小李健熙”。然而,2017 年李富真深陷婚姻官司时,正逢父亲李健熙因病住院。李在镕因此得到机会暂代三星事务,上任不久他就一口气卖掉了三星旗下的四家子公司——没错,全是李富真的。

二妹妹李叙显存在感更低,为了充分发挥妹妹的“才干”,李在镕建言父亲把三星下面的另一块边角料——爱宝乐园服装交给李叙显打理。爱宝乐园的最大股东就是李在镕,二妹妹自然失去了竞争力。

至此,李在镕顺理成章地成为”继承者“。

但三星大到可以影响韩国,交接班也不是李健熙完全能说了算。于是,抓紧培养李在镕的同时,李健熙还在铺路。

根据披露的信息,李健熙曾向时任总统朴槿惠的闺蜜崔顺实行贿298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75亿元),为的是通过崔顺实影响青瓦台,得到政府对三星的鼎力支持。

在被爆出的韩国总统府秘书室编制的文件中,李健熙被比喻成“王”,李在镕则是“王世子”。甚至还出现了“王健在时,当扶世子上位”这样的话。

而李在镕和朴槿惠政府的关系相当不错。最明显的一件事儿就是,当时李在镕主导的三星物产与第一毛织两家三星集团旗下企业的合并。通过这次关键的资本运作,可以增加李在镕在三星的股权,确保他拿到控制权。

三星物产的最大股东是韩国国民年金管理公团,管得是老百姓的养老钱,崔顺实通过朴槿惠向国民年金管理公团施压,一手促成了两家企业合并。这让国民年金管理公团损失了数千亿韩元,丢的都是老百姓的养老钱,三星则坐享其成。

2020年11月,李健熙去世,52岁的李在镕正式成为三星集团第三代掌门人。

当李在镕作为接班人被磨练时,2012年,文在寅回归政坛。

这一年,已经59岁的他学会了低调,没有什么王者归来的故事,只有不露声色,等待时机。

在2012年大选中,文在寅输给了财阀代言人朴槿惠。直到2017年,朴槿惠被爆出震惊全韩的“闺蜜门”,他才抓住机会,联合其他7名在野党大佬对其进行弹劾。

朴槿惠被弹劾下台后,2017年5月10日,文在寅当选韩国总统。

qw7.jpg

▲文在寅  图片来源:韩联社

三星的“老朋友”回来了,血雨腥风也回来了。

第一个倒下的是李明博。2018年,首尔中央地方法院指称李明博涉嫌包括收受贿赂、逃税等12项罪名,涉嫌通过其实际控制的汽车零部件制造企业DAS公司非法挪用350亿韩元,还在任内滥用职权特赦李健熙。

qw8.jpg
▲李明博接受调查  图片来源:韩联社

李明博只是开始,文在寅的目标是把这条船彻底掀翻。2017年2月,韩国法院就对在“闺蜜门”里被指控行贿、挪用公款等5项罪名的李在镕签发了逮捕令,使其成为三星集团成立80多年来第一位被捕入狱的掌门人。

qw9.jpg
▲李在镕接受调查 图片来源:韩联社

文在寅正式上任后,便抓住这一突破口大举进攻。

韩国检察机关在此后4年多里展开了高强度调查,包括:对三星主要分公司等进行了50多次扣押搜查,对相关的110多人进行了430多次的传唤调查。当年的旧账也陆续被翻了出来,其中就包括三星涉嫌向总统朴槿惠和其亲信崔顺实提供298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75亿元)。

2020年10月29日,韩国最高法院对前总统李明博涉嫌贪污受贿案进行终审宣判,维持二审判决结果,判处李明博17年有期徒刑。

2021年1月14日,韩国最高法院对朴槿惠亲信干政案和受贿案作出最终裁决,判处其20年有期徒刑,加上此前干涉选举案被判2年,累计为22年。

qw10.jpg
▲朴槿惠接受调查 图片来源:韩联社

对付李在镕则没那么简单。一审时,法院认定李在镕的部分行贿罪成立,并判处其有期徒刑5年。随后,李在镕方面不服判决提起上诉。

2018年2月,韩国首尔高等法院作出二审判决,推翻一审判决结果,判处李在镕有期徒刑2年零6个月,缓刑4年,李在镕当庭获释。

审判期间,李在镕也表现得很“识时务”。

2018年7月,正在印度访问的文在寅与在印度投资建厂的李在镕会面提出:三星要在韩国多投资,多创造就业岗位。30天后,三星集团就宣布:3年内将在韩国新增投资180万亿韩元,新录用4万名员工,间接创造70万个就业岗位。

qw11.jpg

▲文在寅(左)与李在镕握手  图片来源:韩联社

同时,李在镕还向全体国民道歉,宣布结束“世袭制”——“三星管理权,将不再传承给子女。”

但文在寅仍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一边跟李在镕微笑寒暄,一边继续一查到底。

2021年1月18日,韩国首尔高等法院对李在镕“亲信干政”案二审重审宣判,判处其有期徒刑2年6个月,李在镕当庭被捕。

4


风暴




李在镕入狱,三星“总裁缺位”,引发的是一场意想不到的风暴。

还记得二十年前那场残酷的日韩半导体厮杀吗?

韩国内斗正酣,半导体之王三星失去掌门人,风雨飘摇之际,就是最好的复仇时机。

2019年7月,日本趁虚而入,突然宣布要对出口韩国的半导体原料加强管制,还要着手将韩国从进口日本高科技产品的“白色清单”上删除。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日本一直在半导体原料——高纯度氟化氢上对韩国“卡脖子”,这是韩国半导体行业的七寸。

还被官司缠身的李在镕紧急赴日商榷,无功而返。回国后,他召开紧急会议,宣布三星电子进入紧急状态,大家要做好迎接一场大战的准备。

风声一出,韩国人心惶惶。

三星是韩国的金字招牌,而半导体是三星的半条命。失去半导体产业的地位,是韩国不堪承受之伤。

这一点,文在寅也很清楚。他不止一次地在公开场合表示:“韩国要且必须要守住半导体的制霸地位。”

乱局之中,李在镕看到就地翻盘的契机,因为“三星不能没有李在镕”。

李在镕的入狱,本来就让外界担心:失去掌门人的三星,能不能对现在波云诡谲的国际竞争局势作出快速反应。有了这个基础,李在镕要化被动为主动也就容易了。

于是,不断有消息称,李在镕入狱后,三星的战力退化了。更有各种神秘从业者表示,李在镕入狱,可能让三星受到行业排挤。如果按现在的情况发展下去,三星很可能就会丢了好不容易得到的老大地位,韩国也会因此失去国际影响力。

李在镕是韩国最有影响力的媒体《中央日报》前社长的亲外孙,《中央日报》也发表了一篇重磅文章声援李在镕:

“在这一重大时期,三星的指挥塔却因卷入亲信干政被关在监狱里,浪费了制定生存战略的黄金时间。随着列强加入半导体世界大战,韩国仅靠企业的力量很难守住既有地位,是时候让全体国民齐心协力守护‘韩国半导体’了!”

字里行间,都在埋怨“文在寅关押李在镕,导致三星停滞不前”。

4月28日,三星集团公布李健熙100亿美金遗产税缴纳方案,李氏家族在声明中特意提到:“全额缴纳税款是我们应尽的公民义务和责任。”此外,三星还宣布,遗产中的60%用于回馈社会。老爷子收藏的莫奈、毕加索的名画也无偿捐出来,还出资盖了一所医院。

种种示好的行为,又收割了一波粉丝。

虽然民众苦财阀已久,也一直支持文在寅反腐,但三星的主动出击让他们开始动摇了。再加上其他财阀势力推波助澜,很多人开始对李家有好感,对李在镕充满同情。都这时候了,反什么腐?坐什么牢?

一封封请求释放李在镕的请愿信于是潮水般涌向青瓦台。突然的反向舆论压力之下,文在寅的软肋也逐渐暴露出来。

韩国经济发展严重依赖财阀,排名前十的财阀贡献了整个国家一半的GDP,这几年韩国经济不行,主要就是因为三星、LG、乐天这些大财阀的盈利能力断崖式下滑。

财阀经济就是家族经济,虽然从股权架构上个个都是跨国企业,但是通过三星物产与第一毛织的合并这种左手倒右手的方式,每个家族都垄断了集团经营权。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韩国也形成了保守派和改革派两大政党:保守派就是以李明博、朴槿惠为代表的财阀代言人,主张维持现状,亲美亲日;与之相对应的是改革派,试图打破阶层利益垄断,将权力交还人民。

文在寅就是改革派,他继承了卢武铉的政治抱负,想要通过改革建立一个以民众收入主导经济增长的经济体系,从基层奔小康,改变财阀主导国家的局面。

所以,文在寅与三星的缠斗,本质上就是改革派和保守派财阀们的斗争。

但是,经济转型需要时间,改革必然引起阵痛,尤其是在初期未见成效之时,会带来一系列问题。韩国每届总统任期只有五年,改革派打压财阀、赋活中小企业,造成的短期直接影响就是财阀主导的大企业裁员降薪、工人失业、收入下降、生活水平降低、经济下行,老百姓怨声载道。

这就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每个改革派总统下台时都是灰溜溜的,民众再选个保守派总统来稳定心态,推翻之前好不容易建立的改革成果,又回到财阀独大的经济格局里,温水煮青蛙再煮个五年。

在这样的大局下,文在寅的激烈改革让韩国老百姓生活负担加剧,心生不满。此时,李在镕抓住这一软肋猛攻,他得到多少人心,文在寅就相应失去多少人心。

可是,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怎可功亏一篑?这是文在寅最后的倔强。

但他手里的牌越来越少了,其任期已剩不足一年,而且得罪了太多人,经济、民生挑战之外,政治上的反扑也是锥心刺骨。

司法改革本是文在寅的另一项重大政绩,却无奈接连传出丑闻,司法部长涉嫌给子女入学造假、一手提拔的法务部长与检察总长之间矛盾公开激化。连自己手底下的人都管不好,民众对文在寅更加失望。

雪上加霜的是,2021年4月8日,在首尔与釜山的市长补选中,在野党国民力量党获得压倒性胜利,而文在寅所在的共同民主党遭遇惨败。一次性失去两个大城市,就连重要性仅次于韩国总统的首尔市市长之位都没保住。

而且,新上任的两位市长,一上来就公开和文在寅叫板,要求他释放李明博和朴槿惠。

“敌对势力”纷纷站上风之外,自己的阵营也开始从内部瓦解了。补选惨败之后,文在寅所在的共同民主党领导层决定集体辞职。甚至韩国总理丁世均也以“筹备下一届总统为由”向文在寅请辞。

如螳臂当车,以卵击石,文在寅,如今已在“夹缝中求生存”。被清算、坐牢、暗杀……无数人臆想他下台后的悲惨结局。

或许,狱中的李在镕也在等待来自下一任总统的特赦。

回想当年,卢武铉将李健熙关入大牢,最终李健熙被继任总统特赦,卢武铉不得善终。

历史何其相似,只不过这一次,主角换成了卢武铉的兄弟和李健熙的儿子。

但只要青瓦台、财阀和民众之间仍有裂痕,这场革新者与守旧者的战争就远远没有结束,也永远不会结束……

参考资料:
1.《三星凉凉!掌门人李在镕迎“命运审判”,当庭被捕:获刑2年半!》国际金融报2.《命运:文在寅自传》文在寅3.《三星内幕:揭开三星第一的真相》金勇澈4.《韩国法院批捕前总统李明博》新华社5.《三天连发声明,三星电子呼吁法院手下留情!》央视财经6.《文在寅叮嘱后 三星宣布韩国史上最大投资就业计划》海外网7.《韩国改革被叫停,文在寅如今有多后悔》时代之声8.《“三星共和国”的危机》新华网9.《可怕的三星帝国》华商韬略

库叔福利

库叔的赠书活动一直都在!华景时代为库叔提供21本《常青之道:中国共产党自我革命的故事》赠予热心读者。本书以案传道,汇集100 个故事,用讲故事的方式呈现中国共产党自我革命的伟大历程和辉煌成就,揭示百年大党风华正茂的保鲜秘方和不竭动力。请大家在文章下评论,点赞最高的前3名(数量超过50)将得到赠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Copyright   ©2015-2016  TdmhPowered by©Discuz!土墩木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