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我们都被困在楚门的世界里 | 米筐原创

0
回复
340
查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2-31 08: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qw2.jpg

▲米筐投资提醒:音频大小为9M

导言

这是一篇有关信息、经济和哲学的讨论。

在扁平化、推送化的新信息时代,精准推送与画像切割以前所未有的效率将一切联系了起来。

但是爆炸式的高速信息交互却裹挟着我们,也侵蚀着我们,更多、更快、更精准的信息并没有让我们团结、理智,我们仿佛生活在一叶障目的世界当中,用瞎子摸象的方式感知着一切。

人与人的距离变得更加遥远,偏见的鸿沟被单向信息的洪水切割的越发难以逾越。

我不想去指责任何人,也没有任何人应该受到指责,但是作为一个奋力思考的人,我们有权利在自我反思当中寻求答案,并有责任让自己睁开眼看一看世界的模样,哪怕它与我们想的并不一样。

“楚门:什么都是假的?

导演:你是真的,所以才有那么多人看你。……听我的忠告,外面的世界跟我给你的世界一样的虚假,有一样的谎言,一样的欺诈。但在我的世界你什么也不用怕,我比你更清楚你自己。”

——楚门的世界

01

我所知的那个世界是真的么?

当一个人从一出生就活在电影棚里,身边的每一个朋友、每一个路人甚至每一条狗都是演员,自己看到的、听到的、遇到的所有事情都是另一个人给自己安排的剧本,但自己却都以为是真的,那么他的世界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当“我思故我在”同“我与蝶孰真”的思想纠缠在一起,好似并没有碰撞出什么真理的花火,世界没也有变的清晰分明,反而愈加混沌。

所谓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但是当一个人用自己的眼睛看到一切,用自己的耳朵听到一切,甚至用身体感受到的一切信息,都是另一个人安排给你的,那么你的一切所见到底是“实”还是“虚”呢?我们眼中的世界也还真实的么?

正如楚门最终窥破自己所在的世界其实只是一个电影棚,当他决定离开这里,结束自己的“演绎人生”时。

他对那个看着他出生、看着他成长、看着他顿悟并安排了他一生的人说出“你无法在我的脑子里装摄像机”时,他似乎做出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决定,他认为自己终于掌控了自己的人生。

但事实真的是这样么?他为自己做出的这个决定,真的不再是那个老导演的意志么?

别忘那了那句话:我比你更清楚你自己!

02

一只无形的手

当我们看着楚门的故事落幕,在感慨着他诡谬的人生,庆幸着自己拥有自主和自由时。

当我们享受着作为一个看客的从容,享受着用上帝的视角做出评论的快感时,我们是否不自觉的忘记了一些很重要的事情?

比如:你在桥上看风景,但你也是别人眼中的风景。

别忘了那句话:“我们比客户更了解他自己!”

“这手机里真的有监控!”我想这应该不只是个别人的独立感受。

当你在抖音、快手刷到了一条视频,你的目光在这个页面停留了10秒,你觉得这个东西还不错时,你会惊悚地发现某度APP刷新后的页面,推送的内容正是你在另一个软件上关注的同款。

你会觉得自己的信息泄露了,自己的隐私被窥探了,自己被人监控了!

你甚至会开始疑神疑鬼地感叹这个世界的玄妙,比如你刚刚正跟朋友面对面讨论着“哪种保暖裤更实用”的时候,你就会收到一条“XXX裤袜,金秋爆款,5折优惠”的推送。

这还真是……见了鬼了!

你确定这不是楚门的世界么?

03

它比爱人更爱你

这就是后数据时代的生活,大数据、强AI无时无刻不在统计着每一个客户终端上反馈的信息,他们收集着、整理着、推算着。

甚至……监听着……

正如那《楚门的世界中》,已经垂垂老矣的导演对楚门说:“我看了你的一生,你出生时我在看你;你学走路时,我在看你;你入学,我在看你;还有你掉第一颗牙齿那一幕。”

大数据AI看着你,看着你的喜、看着你的怒、看着你的哀、看着你的乐。它比你更了解你自己!

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是为了爱么?

导演以爱为名控制着楚门的人生,用信息权操纵着他的行为,用他的行为谋取着自己的利益。

而掌握着大数据的“导演”们也爱着你,他们爱你所爱,他们想你所想,他们比你的爱人还努力的要去了解你!

并且……他们只对你说你想听的,也只给你看你想看的,就像赵高之于秦二世一般忠心耿耿,一样的对你尊敬有加,顺从不逆,想你所想、急你所急,绝不给你半点卸载的机会和理由。

他们这么做真的是因为对你无条件爱,对你智慧的赞扬和叹服,绝不可能是因为钱!

绝对跟利益没有任何关系!

相信我!

我拿自己的良心发誓!

……算了,我先去吐一会儿,实在编不下去了。

04

我不懂

前两天有篇爆文——《北上广没有靳东,三四线没有李诞》,里面说道:“北上广深和三四五线长时间接受着不同的文化符号,由此形成了迥异的审美趣味和消费习惯。”

当你在这看着庄主大谈反思哲学的时候,有的人正对着修仙小说苦练金丹。

当你听着莫扎特的音乐感慨命运的时候,有人对着喊麦如痴如醉地嗨着“什么通天彻地紫金锤”。

当你跟着米筐投资关心国际形势、货币杠杆的时候,有人正抱着腐圈儿的“玩年大腿”色狩魂消。

当你在评论区留言询问老庄的破竹和财富圈什么时候开的时候,还有的人正在直播间看主播“铁锅炖自己,双击666”。

我们看到的只是自己眼前的一方世界,生产力的提升正在把物质世界无限折叠,但信息切割和认知壁垒正在将精神世界无限撕裂。

我们看到小说推送号里“战神的女儿被人当狗养,一声令下十万将士星夜前来”的广告,感觉自己的智力都受到了深刻的侮辱,这种智障一样的广告是怎么被投放上来的?

我们理解不了,但是广告组的KPI告诉你,这才是精准投放高效广告,人家圈的就是不觉得他弱智的那帮人。

半佛说得好啊!逻辑什么的都让他去死吧,关键是抓住了某些人的敏感点,要的就是感情上的冲突,要的是装X的快感!

我们同样理解不了那种,老人在飞机上病倒,空姐让他贷款升舱的广告,这次不只是智商,连人格都被侮辱了!

但是贷款公司的KPI再次告诉你,认为这种广告傻的才是真的傻!

就好比那么多软件一打开,我就能看到喷涌而出的荐股广告,这玩意跟诈骗根本就没有区别,但是为什么老股民和“大多数人”都能一眼看穿的东西,就是这么经久不衰?

我们理解不了,但是荐股团伙的KPI再次告诉我们,存在即合理,我们眼中的世界可能才是少数派!

当无数韭菜们被镰刀收割的体无完肤之时,甚至连我自己都曾经问过:“你为什么不去看一下上市公司的财报呢?看不懂我教你啊!”

结果收到的只是一个“装X犯”和“无耻”的标签。

他们说:“你要是真这么牛你会教我?”或者“净在这装!有本事你给我代码啊,别在这BB这些没用的!”

当我问出“何不食肉糜”时,他们回答“何不予我肉糜”!

05

我们把自己关进了楚门的世界里

当我们获得信息的来源和渠道众多之后,当信息的传播从垂直化转向扁平化之后,听谁的、不听谁的自然就能够有我们自己来“选择”了。

唐朝李大爷说得好:以人为镜可以正得失。

又有古话曰:忠言逆耳利于行、良药苦口利于病。

但是能像李大爷那样完成极端的自律真的不容易。

良药与蜜糖,我们多会选蜜糖。

逆耳与顺耳,我想还是多会选自己想听的来听。

所以他说的你不爱听,你就不听他的了,他就没有点击率。在这个流量为王的时代就相当于判了媒体死刑,所以讲真话的风险太大!

正所谓:“生死于人,安能逆呼?”

AI也许不懂人性,但是被市场教育过的AI编辑者懂,所以AI对我们进行的针对化推送必将越来越过分,而我们所认知的世界也将越来越狭小!

谁也怪不得谁,这是“客户即上帝”的忠实践行,是市场与需求之间的自然选择。

终于,我们活成了上帝,却被自己亲手困在了楚门的世界里。

【全文完】

感谢您的耐心阅读

请顺手点亮“在看”吧~

——— / END / ———

本文系【米筐投资】原创内容

未经账号授权,禁止随意转载

公众号对话框回复“转载”查看须知

商务合作加微信米筐2号:mikuangerhao


在看点这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Copyright   ©2015-2016  TdmhPowered by©Discuz!土墩木华